这是一个欠揍的人。
此处有文放文,有图放图,杂得很。
(○´ ω`○)从全职坑掉进了j家坑
坑啊…看情况再填

【丸淳】清理耳朵

最近听ASMR有点上瘾。
依旧是【大和兄弟】的小甜饼。
想看淳受。
依旧是乱写,没考据嘻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中丸录制完节目回到家,田口正窝在沙发前的懒人沙发里打电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欢迎、啊啊啊啊、欢迎回来!”
        专注于打电动的田口分出了一点点的心来打招呼,结果连话都说不顺。
        中丸早就习以为常,坐到旁边沙发上,看田口打电玩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心绕背。”“有狙击。”
        中丸一边看,一边还提醒田口,用温柔的声音。田口一点也不觉得烦,反倒是越打越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『Lose…』
        田口最终还是没有能赢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手柄扔在地板上,脑袋一下子扎进沙发里。
        中丸也没有急着吵他,轻轻摸着田口柔顺的短发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,田口闷闷地开口:“吃晚饭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陪我玩一局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累,玩不动。”
        田口终于把头抬了起来,趴在沙发的边缘看着中丸。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节目录得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说到这个”,中丸手伸进上衣口袋里,掏出一个小盒子,从里面抽出了一个细长的小竹管,“今天出外景的时候看到的,觉得不错,就买下带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田口从中丸的手中把小竹管抽出来,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,晃了晃,咔啦咔啦轻轻地响。他端详了一下,然后拧开盖子,倒出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很精致的竹制的耳勺。
        看得出来是经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熏制,耳勺整体呈棕色。勺尖扁扁小小的一弯,柄是渐宽的扁长型,有一个自然的竹节突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京都的职人手作,熏竹老料,有种很温和的气质,就买下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,很老爷爷的气质。”嬉皮笑脸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喜欢就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才不是。”
        田口直接上手试了起来,“说起来,好久没清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碰到了阻碍,田口说话只说到一半就没了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中丸笑着看田口呆滞的表情,还有偶尔随着动作而扯起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来帮你吧。”中丸实在看不下去,向田口伸出手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好,谢谢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田口把耳勺递给中丸,然后侧头枕在中丸腿上,翻来覆去调整姿势。中丸虽然不算太瘦,但大腿上的肉不是很多,膝盖那里的骨头甚至硌得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 等到田口躺定下来不动了,中丸就开始帮他清理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中丸的手很温热,平时十指相交时的感觉很舒服,覆在耳朵上的感觉也很舒服。动作很谨慎,从浅到深、由轻及重慢慢试探着,竹制的耳勺在耳洞里摩擦着,发出来的声音和摩擦的触感让田口侧腰发痒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、痒……”田口不自觉地呢喃出声,软绵绵的气音有气音有点糟糕。
起先还盯着电视屏幕看的田口闭上了眼睛,呼吸渐渐均匀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舒服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同于每一次性爱之后酣畅淋漓的那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不管在什么时候,他总是很温柔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玩生存游戏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 中丸帮田口清洁完了一边,舒展了一下一直低着的头颈,然后轻轻地说:
        “换一边。”
        然而膝盖上的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,中丸无奈地伸手推推他。
        这下田口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中丸又重复了一遍:“这只耳朵好了,换一边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显然还没清醒,随意翻了个身,面朝中丸,然后又继续闭上眼。毛茸茸的头在中丸的腿上蹭了蹭,弄得中丸痒痒的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他长长的睫毛翕动着,在下眼脸投下一片阴影。
        最要命的是,薄薄的嘴唇微张着,恰恰正好朝着中丸的关键部位吐出一片片气息。气息轻轻搔弄着中丸的裤子面料,带来若有若无的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下是真的糟糕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肉就是没肉,嘻嘻





评论(3)
热度(5)